365bet体育投注:伊万-洛佩斯:《邮差的白夜》:被

2019-01-30 15:19栏目:国内足球
TAG: 蒂莫尔

  安德烈·康查洛夫斯基的《邮差的白夜》也许是他的后好莱坞时代职业生涯中最具魅力的大银幕作品,这部影片混合了故事片与纪录片特征,精雕细琢的电影技巧与即兴表演的自由方式。影片在俄罗斯北部一个被克洛泽罗湖四面环绕的偏远乡村拍摄,主要演员来自未经表演训练的当地村民,他们在片中饰演自己,片中以细腻的笔触,描绘出关于一个未受后苏联时代剧变影响的闭塞群体的生活写照。

  影片剧本由康查洛夫斯基与前记者伊莲娜·基谢列娃共同撰写,围绕邮差这个中心人物,编织起起一条弹性十足的故事线。邮差开着摩托艇往来于临近大陆上的邮局与村庄之间,充当着外界与这群在时间停滞的村庄里生活的居民之间唯一的官方联系。

  安东·契诃夫曾以深沉的忧郁与滑稽的腔调描绘出俄国社会中贵族阶层的腐败,这些人在19世纪急速变迁的世界中被甩在了后面。康查洛夫斯基则将温和而充满沉思的凝视,投向21世纪初期社会谱系的另一极,折射出一道道模糊的镜面倒影。

  偏远的地理位置、污糟不堪的路面、基础设施的匮乏,影片在此描绘出众多被当代俄罗斯所遗忘的小村庄的一个。年轻人为寻找生存机会而搬到城镇中居住,老一代则渐渐走向消亡,在国境范围内曾广泛存在的、自给自足的村落数量已急剧地减少。

  时代挽歌的背景为主角列奥伽的故事奠定了基调,饰演该角的阿列克谢·蒂亚皮特斯在现实生活中就是村中的邮差,他用自然充沛的情感、从容与节制的悲哀气质,掩盖了其完全没有在镜头前的表演经验的事实。他驾驶着小船在广阔的湖面上游荡,拜访朋友与邻居,投递信件,还负责发放养老金以及诸如面包与灯泡这样生活必需品。

  列奥伽性格随和,两年前他就开始嚷着要戒酒,如今他的生活就是跟漂亮女人调调情,陪话唠们唠唠嗑,听老家伙们滔滔不绝地胡言乱语,跟醉汉与疯子们开开玩笑。这些村民靠着农耕或打渔维持着卑微的生计,不少人用伏特加来麻痹自己的孤独。

  列奥伽从中学时期就一直暗恋着伊莲娜(由话剧演员伊莲娜·埃莫洛娃饰演,她是片中为数不多的专业演员之一),在一次送信给伊莲娜时,他将她的友好举动误读为发展一段恋情的难得机会。他跟伊琳娜的儿子蒂莫尔(蒂莫尔·邦达连科饰)也发展出一段亲密融洽的关系,并教会这个父爱缺失的孩子如何打渔和耕地种菜。但这一切却没能让列奥伽与伊莲娜之间更进一步,因为她已经下定决心要离开村庄,到城市里展开新的生活。

  随着邮差船的马达被盗,列奥伽陷入了更加进退两难的窘境。无法再行使日常职责的他,突然变成了一个被剥夺了身份的人,他的生活变得毫无意义。他开始试图去寻找窃贼或想办法更换马达,这场令人沮丧的追寻让在城里城外疲于奔命的他开始出现幻觉,他看到一只外表高贵的俄罗斯蓝猫在夜里闯进了他的房间。

  不少迷人的民间传说贯穿于整部影片,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在邮差和蒂莫尔沿着芦苇丛生的河口行进时,列奥伽讲起了沼泽女巫奇奇莫拉的故事,把这个小男孩吓得不轻。片中也有不少追忆过去的鲜活瞬间,比如邮差回到早已破败废弃的学校,孩子们曾经高唱的爱国歌曲如鬼魅的回声般再度响起。镜头亦给予孤岛村落之外的世界匆匆数瞥,或普通如每周一度的电视综艺节目,那是陪伴许多村民慢慢长夜的唯一寄托;或超现实如远处从军事基地突然升空的火箭。

  影片采用两部RED数字摄影机拍摄完成,摄影师亚历山大·西蒙诺夫在很多场景中采用了隐藏拍摄的手法,鼓励片场演员即兴展开本色对话,这些对话时常交织产生出妙趣横生的效果。

  故事并没有得出结论,而是选择继续前行,康查洛夫斯基以热情与慷慨的精神审视这片光怪离奇的领地,这里无疑将随着时间而走向消亡,相对导演这种精神的重要性,松散的叙事只处于次要地位。

  影片的场景本身引人入胜:被大片杂草与林地包围的四方形木屋,一望无际的宁静水面,构图简洁精巧,称得上是罕有的视觉享受,这些画面由剪辑师谢尔盖·塔拉斯金负责拼接完成。当列奥伽站在湖边,展开片中最为深沉的一次思索时,深焦镜头被赋予了某种代入感与归属感。同样的还有借用摄影机稳定器拍摄的那段有如催眠般效果般的镜头,邮差的船在画面中逐渐放大,马达的轰鸣声渐渐被令人振奋的带有唱诗班元素的音乐所取代,电子乐作曲家爱德华·阿尔捷米耶夫负责了本片的配乐。

  在这个被时代进步的法则所遗忘的地方,依然有人坚持着种珍贵但却艰难的生活方式,类似的画面在影片结束后,依然久久萦绕,挥之不去。(大卫·鲁尼,《好莱坞报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