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毕津浩:一场虚惊安全归来

2019-02-13 19:28栏目:365bet体育在线
TAG: 毕津浩

  西班牙对毕津浩来说不是一个陌生的国度,两年冬训、打生长因子、脑部检查,每一年他都怀揣着新的期待而去,带着新的收获离开。“或许人生最美好的就是虚惊一场”,这句话大概最适合用来描述此刻跟随申花在马贝拉冬训的毕津浩。在经历了去年的伤病后,身边的队友都说他开朗了不少,健谈了许多,这或许是经历“生死一瞬间”后的那种豁达。

  毕津浩一直在寻找一个机会,告知人们,那些网络上的传言大部分都是子虚乌有。但向来内敛又不爱麻烦别人的性格让他一直未曾真正袒露过心声,更别说主动找媒体帮忙澄清了。就这样,一直拖到了1月份的冬训,此时已经距离进医院检查过去了快七个月。球迷也从“极为揪心,担心就此退役”转至了放平心态,“回来就好”的心态。现实是,经历了许多的毕津浩脑海里从未闪现过一丝退役的念头,他始终相信自己能够回归赛场,竞争主力。

  每个公众人物都一样,个人生活常常被一丝不挂地暴露在大众面前,球员的圈子和其他圈子相比相对狭窄,但如果比较对象换成了普通人,他们自身还是带了更多吸引聚光灯的属性。毕津浩也一样,当年头顶着中超标王的标签加盟申花,让其身上不得不戴上一些舆论的枷锁。为了不让自己受更多不可避免的影响,他不再玩微博,闲的时候看书和电影,学会了与自己独处。然而,即便已经尽可能地关闭社交软件,但从那张闭着眼睛平躺在病床上的照片被曝光开始,身边的朋友总会给他转发一个又一个标题不一的链接,就这样,他总在被动地接收外界的猜测以及不实报道后,回复让朋友们安心的字句。“网上说我开过两次头颅手术,真的太假了,如果真这样,我现在就不会在马贝拉,也不会坐在你面前答应接受你的采访了。”谈起那些自媒体上传得神乎其神的流言,毕津浩不知该自嘲还是该无奈,更多的时候他选择了自动过滤那些莫须有的猜测。

  那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呢?毕津浩以亲历者视角细细道来。去年4月中旬的一个晚上,球队刚结束与北京人和的比赛没几天,日常训练回家后就早早地回到了卧室,原本的计划是第二天一早送父母去机场,然而这一夜无比漫长,他辗转难眠,次日凌晨3点还未睡去,脑子一阵剧烈疼痛后迟迟不见好转,随后又产生了呕吐的迹象,他随即推开父母的房门,二老一听立刻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二话没说立马叫了辆车,把他送至离家最近的周浦医院。办完各种手续后,大约4点左右,他被要求躺在病床上,也正是那个时候,那张让外界揪心的照片被一旁的热心市民拍了下来,“我就记得当时医生叫我名字时候的声音特别响,大概一层楼的人都听到了一个叫‘毕津浩’的病人要去进行CT检查了,这其中可能就包括认识我的球迷朋友吧。”

  当天晚上,脑部CT未能检查出头疼成因,在医生的建议下,毕津浩立即办理了住院手续,留院观察。与此同时,住在基地的队医聂大夫收到了其住院消息,立马赶到了医院,并帮忙向球队请第二天训练的假。“其实进了医院脑袋就不疼了,我就笃定自己肯定没什么事情。只是一个晚上没睡特别困,在医院的病床上睡着了。”由此,外界传言的“基本恢复生命体征”也就不攻自破了,那个晚上被固定在病床上,不准用手机等通讯设备的毕津浩对病房之外的一切毫不知情。

  第二天上午,俱乐部董事长吴晓晖在出差途中的动车上得知了此事,搜索了所有关于蛛网膜出血的相关资料,立马发来慰问,“如果早一点知道,我马上就把行程取消了。俱乐部一定会为每位球员负责,保证他们的身体健康。”俱乐部常务副总朱骏炜等领导一行人得知消息后匆匆前往医院看望,并帮其办理转院手续,转至与俱乐部有合同,能够提供最大便利的普陀人民医院,同时邀请华山医院的脑科权威专家一同前往。当晚,经过DSA血管造影检查以及权威专家的会诊,排除了蛛网膜动脉异常的可能性。申花俱乐部官方发布声明表示:目前毕津浩各方面情况都很好,情况乐观,休养一段时间后再做一次复查即有望恢复正常训练。“当时是一边造影检查,一边华山医院的医生根据情况会诊,随时准备进行手术,最后得出的结果让大家都比较放心,不会影响职业生涯。”

  在排除了蛛网膜动脉出血后,毕津浩在普陀人民医院住了大约四周左右的时间,随后返回大连的家中继续修养,“那段时间医生嘱咐尽量不要用手机和电子设备,每天就在家陪父母聊天,散散步,也会去家附近的书店逛几圈,看到有趣的书名就翻开来看几眼,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回大连后,毕津浩像是提前步入了退休老干部的“养生生活”一般,但对他来说,申花的比赛是每场都必须要提前锁定并准时收看的。“踢球之后从来没有在家里待过这么长时间,像是偷来的一样珍惜,内心焦急之余过得还挺自在。”

  出于对球员负责的角度考虑,去年7月份,毕津浩返回上海进行造影复查,依旧没有检测出问题。对于自己的病,毕津浩没有任何担忧,反倒是造影过程中的疼痛感让印象深刻。“造影需要在动脉处开个口子,将造影剂放入管子插入身体,随后大腿要被固定在病床上24小时,还需要静养,”回忆这段场景时,毕津浩皱着眉头比划着,面露痛苦,“不过也是为了让自己和关心我的人安心,硬着头皮也得上。”

  国内检查完毕没问题后,为了安全起见,俱乐部联系了西班牙的脑科权威专家,安排毕津浩跟随队医华金一起再次检查,才让各方都长舒了一口气,“西班牙的医生说我的这种情况在国外其他球员身上也出现过类似好几例这样的情况,大部分人依旧出现在球场上,复发的可能性非常低。听他们这么一说,大家就都心定了。”

  9月底,毕津浩正式归队,除了每天在健身房做力量训练外,体能教练卡洛斯一直负责带着毕津浩绕着球场跑圈。有一次,卡洛斯半开玩笑地问他:“为什么总是我带着你跑步,下次能不能换个人?”毕津浩苦笑着应道,“我也不想跟着你跑步,我也想在球场中央追着球跑,但是……”这段时间他和球队的距离就像是康桥基地的训练场一样,他沿着场地边缘跑,队员们在场中央演练战术,看上去是一个整体,但又像游离在那之外。于是,他不断地给自己积极的心理暗示,宽慰自己需要时间来拉近与球队的距离。

  视线拉回至申花冬训中,马贝拉蓝天白云的宜人环境中,毕津浩和李建滨两个人绕着场地跑了一圈又一圈。这两名曾经申花的主力中后卫,在上个赛季却相继饱受伤病困扰,逐渐淡出球迷视线。职业足球对待伤病球员总是残酷的,一次伤病改变不了球员的职业生涯,却足以改变个人在一段时间内的比赛状态。日复一日的康复是他们每天必须坚持的事情,也是唯一的精神寄托。

  刚到马贝拉没几天,因为长时间没有参加队内训练,毕津浩大腿有点紧,休息了三天,李建滨的情况和他有些相似,两人都赶上了最后一周的训练课。说起这个与他一同慢跑的队友,毕津浩惺惺相惜之余有些愧疚,他俩都是在去年年初的超级杯上受的伤,而且都是因为左腿二头肌,一个伤停六周,一个伤缺两周。“建滨那场比赛的受伤,其实我也有一定的责任,那场超级杯是我伤愈复出后的第一场比赛,也是整个赛季的第一场比赛,整个人的身体状态没有调至最佳,上半场第30分钟,他因为要帮我补防受伤倒地不起,一瘸一拐地回到了休息室,对他,我总觉得有些愧疚。”。

  第一场热身赛前,领队毛毅军特意走到队医华金面前,详细询问了毕津浩的伤情,华金脱口而出的是“noproblem(没问题)”。在一旁做着牵拉的毕津浩或许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但也没能因为这个回答而等来在弗洛雷斯面前展现自己的机会。截至目前,申花在马贝拉一共进行了三场热身赛,与其他位置上多名队员轮流出场不同,弗洛雷斯在中后卫的位置选择上显得比较谨慎,艾迪和栗鹏组合踢满所有比赛。

  面对竞争激烈的中后卫位置,毕津浩一直在等待,一直在寻求机会,也一直在树立信心,“先完整跟完冬训,在体能和意识上有所提升,然后尽量符合教练的技战术要求,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进入名单,随后再争取上场机会,今年和球队一起完成目标。”